当前位置:首页 > 护理天地 > 护理管理
搜索
收获成长,收获感动

2018-02-14

 打印

ICU,很多护士一听到这名字就害怕,不仅仅是因为这里工作的忙碌、琐碎还有这里高强度运转这里的护士在家里,享受着父母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照顾,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然而在科室他们都是超能力的“女汉子”。在ICU里,护士需要承担患者的所有生活护理:洗头发、剪指甲、剃胡须、擦、口腔护理、喂食、吸痰、翻身、接大小便……当患者患者心跳骤停,我们的护士一边通知医生,一边开始强有力的按压,眼看着一条线的监护仪上逐渐出现有节律的波形;患者开始了剧烈的躁动,我们的护士用自己弱小的身躯制约着他们,常常冷不防被患者抓伤;患者的午餐送过来了,我们的护士快速清理完手上最紧急的工作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为患者小心地喂饭,常常忘记了自己吃午饭的时间。对于ICU护士来说,有忙不完的治疗写不完的护理记录;有无法预测的病情变化,不能按时下班;倒不完的夜班,休息还得准备着P班

有时候我们也想到自己的父母。然而,我们未给父母洗过脚,从未帮父母剪过趾甲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我们的护士几乎把全部的精力和爱都给了ICU里需要照顾的危重病人,用爱帮助患者战胜病魔。然而,再忙再苦再累,只要患者给我们一点点善意的反馈,那对我们而言就是莫大的温暖。

潘爷爷在ICU住了半年多,这半年里,变化的是老爷子的床号,一成不变的是爷爷脸上渴望转出去的表情。潘爷爷曾经是医大的一名病理学教授,对于一个意识清楚又有医学知识的人来说,在ICU的日子是难熬的。ICU里每天此起彼伏的各种报警声、医生护士忙碌的脚步声、病人的呻吟声、抢救病人的嘈杂声,再加上每天各种常规治疗,潘爷爷越发渴望转出ICU。刚开始我经常问:潘教授,想不想赶紧好起来回家啊。”由于气切,不能说话的潘爷爷总是用他那饱含岁月风霜,却有点浑浊的大眼睛看着我,然后用力点点头。想出去就的更加积极的配合我们治疗,知道吗潘爷爷仍然用力的点点头但是随着其他床位病人不断转出去ICU,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三个月,潘爷爷都不能如愿早点转出去,他开始焦虑,怀疑我们是骗他的,开始各种不配合一会拍床板要喝水,一会要从床上爬起来对于潘爷爷的这些要求,我们护士能满足的就尽量满足,不能满足的就耐心的跟他解释慢慢的,老爷子被我们的耐心感动了,越来越积极努力的配合。

潘爷爷的儿子由于工作多方面原因,不能每日探视。每每探视时间,看到病房里其他病人络绎而来的家属、嘘寒问暖的关切,更是让潘爷爷心里难过,常常一个人默默流泪。科里的护士们觉察到爷爷的情绪变化,每探视时,总是尽可能和爷爷尽管潘爷爷只是点点头或眨眨眼,但三十分钟的探视至少不再是一种煎熬

去年除夕,潘爷爷本想出去跟家里人过年,由于病情的原因,潘爷爷只能在ICU过年听着窗外的烟花声,潘爷爷一直闹腾,我们知道他一定是想回家了本来是全家团聚一起吃年夜饭的日子,爷爷却一个人孤单的在ICU里,内心肯定非常难受。护士们也想着也让潘爷爷感受一下过节的愉悦,就买了一包彩色气球挂满床头护士小黄更是把自己带的太平燕汤给老爷子。太平燕汤含在嘴里,潘爷爷像个孩子一样高兴的眉开眼笑只是一点点注射器打到嘴巴里的汤,也能让潘爷爷感受到我们护士对他像家人一般的关爱。

后来,终于因病情平稳,潘爷爷转出ICU虽然老爷子叫不出我们护士的名字,也不会在患者意见表最满意护士”那一栏写上谁的姓名,但是我相信潘爷爷一定会记得在他最难受的时候陪他一起度过难关的这些护士们。正如护士长常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们做事为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而不是得到表扬

虽然,我们已经习惯了紧张和忙碌,然而我们的心灵并没有因生离死别而麻木每有病人离世,我们总会惋惜,会痛心我们克服了重重艰难险阻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总会欢喜鼓舞,备受感动生命的顽强总让我们感动,而正是那些感动,让我们为之努力拼搏鼓舞我们向前迈进。